服务热线 虚拟漫游 微信购票 游客意见
调查表
市场调查
问卷
返回顶部
景点介绍
Scenic spots
发表游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景点介绍 > 发表游记 > 正文

“天涯海角”游(海南五日游之六)

来源于:紫云山人发布于:2020-09-16 13:09:40

2629 0

“一曲《请到天涯海角来》以其优美的旋律、欢快的节奏和火热的激情,将大家从五湖四海召唤到了美丽的三亚。而作为三亚主要景区的‘天涯海角’也凭借着它那份神秘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海内外游客。”这是网上一份“天涯海角导游词”中的文字。

“天涯海角”,是三亚最具魅力的标识符。许多人听说过三亚,只是因为这里有那么一个“天之涯,海之角”的美如仙境的地方。

想象中的天涯海角,是蓝天碧海之间,一片向南延伸似乎到了天尽头的平坦宽阔的沙滩,温暖松软的细沙,亭亭玉立的椰树,两块独具风韵的大礁石顶天立地,上面分别刻着同样独具风韵的大字“天涯”“海角”,背后是欢笑的浪涛……

可是,在土生土长的三亚人黎武得眼里:“不就是两块大石头嘛,全国人都慕名而来?”在午餐后前往“天涯海角”景区的旅游大巴上,我们的黎导如是说。

的确,当我们乘坐景区电瓶车来到沙滩,找到“天涯”和“海角”那两块五大三粗的黑礁石时,大失所望之际,理解了却又并不认同黎导的说法。

在三亚,“天涯海角”不只是“两块大石头”,而是一个沿着长长的窄窄的海滨沙滩依山傍海而建的旅游景区。

进了景区大门,迎面是一块横臥的“天涯海角广场”巨石。两旁整齐排列、在清爽的海风中不停地欢快摇曳的椰树,就像唐诗中“婉约娉婷工语笑”的清纯美女,清一色的绿色高腰襦裙,一个个绰约多姿,一个个含羞带笑,沿着长长的下坡道,一直排到海边的“爱情广场”,好像正在热情迎接八方游客。

“爱情广场”前方的海面上,分别刻着“日”和“月”大字的两块巨石交叉横臥,像一对交颈双栖的情侣,好像正在向游人们昭示——这就是“海枯石烂”的爱情。所以在景区导游图上,这两块海中交石既叫“日月石”,又叫“爱情石”。

广场两旁,是汉代两位伏波将军马援和路博德跨马披甲的威武雕像,广场中间的喷泉池台上,三个空间交叉的巨大金属半环牵吊着一个小小的水晶球,据说它代表国家天文台发现的9668号小行星“天涯海角星”。

我们的电瓶车沿着“爱情广场”右侧郁郁葱葱的椰荫道驶去,一路上阳光灿烂,沙白如银,无边的大海碧蓝如画,到处是游人惊叹不已的目光,到处是游人欢笑嬉戏的身影……

我们在赵朴初题诗石不远处的电瓶车站下车,然后跟着游人走向下方的海滩。也许是因为涨潮,沙滩并不宽。我们提着鞋子,踩着滚烫的沙滩,趟着欢腾的潮水,向前寻找向往中的那两块“大石头”。

先看到的是那块刻着“海判南天”四个大字的巨石。据说这四个字是清康熙53年钦差大臣曹汤巡边至此题刻,是天涯海角风景区目前发现的最早石刻。

然后是那块刻着“南天一柱”四个大字的巨石。据说这四个字是清宣统元年最后一位崖州知州范云梯的题刻。“南天一柱”石是1980版第四套人民币二元面值纸币的背面图案,不过在人民币上“南天一柱”是屹立在南海的惊涛骇浪之中,而此时风静浪平,而且潮水还未涨至石下,所以只是沙滩上一块高大的黑色礁石而已,只是因为上面刻了“南天一柱”四个大字,“身价”与众不同,引得众多游客争相在此拍照留影。

在导游图上,“南天一柱”石还有一个名称叫“财富石”。据说此石有某种神奇的财气——曾有一香港富商败落后浪迹天涯,与“南天一柱”石亲密接触,回到香港便重振了事业。从此,这块大石头又被当地老百姓和游客们视为财富之石。

沿着潮来潮退的沙滩继续前行300米左右,正前方两处高大的黑色花岗岩,就是著名的“天涯海角”。

神话传说中的“天涯海角”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一对热恋的青年男女分别来自两个世仇家族,他们发誓不管到天涯海角也要永远在一起。两人在其家丁的追赶下,被迫逃到此地。前面是茫茫大海,身后是追赶而来的众家丁,无路可逃,便拥抱着奔向大海。此刻,电闪雷鸣,风雨大作,一声“轰”响,他们化成两块巨石,永远相视相对。后来人们在这两块石头上刻下了“天涯”“海角”来纪念这段生死不渝的感人爱情,纪念这一对三亚版的罗密欧和朱丽叶、三亚版的梁山泊与祝英台。他们的爱情故事一直流传到现在,因此人们经常用天涯海角来表示自己对爱情的真挚。用网友的话来说,就是“我爱你,那便是一生,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一直爱着你!”据说有一对新人跑了四千公里到三亚来拍婚纱照,“就为了天涯海角这四个字”……

历史上的“天涯海角”似乎另有一种解释:一般皇帝对他们认定的重要罪臣,不是杀头,就是“流放三千里”,而且特地把南方的贬官往北方流放,北方的贬官往南方流放。海南为中国最南的流放地,三亚又是海南最南端的不毛之地。许多被流放至此的人由于路途艰难,初到伊始,人地生疏、水土不服,加之情绪低落、悲观失望,极少有生还中原的,感觉就像来到了天之边缘、海之尽头,故谓之“天涯海角”。

说也奇怪,不仅“天涯海角”,在三亚其他景区,如南山,如蜈支洲岛,我都没看到其他地方海滨常见的成群海鸥,好像一只都没看到,难道真的是到了“天之旮旯”“海之旮旯”?

“天涯”和“海角”两块石头并没有并排而立,而是一前一后,相隔数十米。而且题刻的时间和人物也不同。网上查了一下:清雍正年间,崖州知州程哲在天涯湾一块海滨巨石上题刻了“天涯”二字;抗战时期,琼崖守备司令王毅又在相邻的巨石上题写了“海角”二字;1961年,郭沫若在“天涯”石的另一侧题写了“天涯海角浏览区”七个大字。

没有期待中的欣喜——字那么小,小到令人怀疑是否没有来到真正的“天涯”和“海角”;字体那么平常,平常得使人感觉甚至有点“磕碜”——其实也难怪,两个乱世之时被派遣到这偏远海岛的地方小官,谈不上什么“书法造诣”。

有点奇怪的是,此处的不少石头都是“一石二名”:“日月石”又叫“爱情石”,“南天一柱”又叫“财富石”,“天涯”石又叫“平安石”,“海角”又叫“幸运石”……

虽然人们为那些本无生命的海边礁石赋予了各种吉祥的“昵称”,而且“天涯海角”对普通游客是慕名必来,但据说对当官的和做生意的人,却可能是望而却步的“背运之地”。传说某个老板走完“天涯海角”后,公司就倒闭了。还传说如果官员和生意人是第一次来,最好走完“天涯”,就不要走“海角”,照了“天涯”,就不要去照“海角”,说是“给人生留下一点余地,不要走到穷途末路去”。而且,“天涯海角”人生走一次足够,不要走第二次,否则……呵呵,显然都是无稽之谈。

最美的是这里得天独厚、风光无限的海景,而不是那两块其貌不扬的礁石和那一对同样其貌不扬的题字。

可以说,一辈子如果没来过“天涯海角”,一定会是平生一大缺憾;如果来到“天涯海角”只是刻意追寻那两块石头,一定会是平生一大遗憾。

从这点来说,我可以理解黎导的说法,但又并不认同黎导的说法。

15元自费的电瓶车票可以往返乘坐。因为时间充裕,我们决定放弃乘车,沿着山坡上的游步道步行返回。一路上只见路边明渠流水潺潺,椰林荫翳,银滩如带,碧海如画,来往游人熙熙攘攘,加上诸多有趣的景物造型和生动的人物雕塑,真是步换景移,美不胜收。从“海角”石回到爱情广场,徒步其实也只需半个小时。爱情广场左侧,则有赵鼎、胡铨、黄道婆、鉴真大师等古代名人雕像,还有一个碧波清澈的林间花池,专供人们穿着婚纱拍照,有个很诱人的名称叫做“天涯海角婚礼殿堂”。

出了“天涯海角”景区,我们来到行程中称为“海南省热带农业示范基地”的“橡胶科技展览馆”参观——其实只是一个由“三亚大正乳胶科技展览有限公司”经营的乳胶制品购物点。展览馆的小妹让大家躺在床上亲自感受乳胶床垫和乳胶枕头的柔软和舒适,同时不厌其烦地热情宣讲乳胶制品具有优异的“独特功能”。现代的商家经销产品,有两大特点:一是“讲科学”,什么产品都可以讲上一大套的“科学原理”,还配有若干不知真假的诱人个案,但从来没有给过令人信服的对比实验数据;二是一条龙送货上门服务,游客只要刷卡付钱,然后回家坐等收货。与云南不同,海南旅游没看到过强迫购物。团队里有几位游客买了价值三四千元的乳胶床垫或价值三五百元的乳胶枕头,总共消费一万多元,大部分家庭只是躺在床上享受空调小憩。

晚饭后,我们乘车来到“鹿回头公园附近的三亚星华游艇码头,乘坐“星华旅游”游轮夜游三亚湾。夜色中,高高的“鹿回头”岭上彩色的灯光和海岸建筑物上五彩变幻的璀璨灯光交相辉映,高高的天空中一轮行将满盈的明月皎洁如玉。一个小时的三亚湾夜游,又是一次美不胜收的难忘游历。

    回到住宿的青海大厦,又跳进那个漂亮的酒店游泳池中畅游了一个多小时。